最新消息

对西方的制度迷信该醒醒了

中国教育信息大全 2021-03-11 20:10

近年来,西方某些国家政党恶斗加剧,社会分裂加深,以至于新冠肺炎疫情无法纾解,酿成严重社会危机。然而在西强东弱的舆论格局影响下,我们一些人还深陷在对西方制度的迷信中不能自拔,动不动就以西方为唯一标准,对中国改革发展中出现的某些问题吹毛求疵,令人深感悲哀。只有通过比较,让事实说话,才能让少数迷信西方制度的人自醒一下。

西方一些国家的治理,貌似尊重个人自由和个性解放,但当资本的力量借助垄断释放其能量的时候,利益集团就可能借助不受约束的自由压倒普通民众的自由。正如美国学者安东尼·唐斯在《民主的经济理论》中所说,不论政党制定出来的纲领是什么,都是为了赢得选票,赢得尽可能多选民的支持。人民立场是“中国之治”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社会治理的目标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有国外学者称,中共奉行以人民为中心的治理理念,赢得广大民众的支持和拥护,凝聚起社会治理的磅礴力量,这是中国治理走向成功的重要原因。

西方政党轮流执政貌似更好反映了民意,但其政党竞争的理论依据是社会利益多元化,很难形成一致性,所以要由不同的政党或政治组织代表不同利益群体,并通过政治竞争达到利益平衡,而结果常常是无休止的纷争消解掉了社会合力。西方一些国家的特殊利益集团长期阻碍政府或议会批准大多数人期盼的政策,造成社会群体间的对立和社会分化日益严重。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有利于形成社会治理合力,减少体制中的“否决点”,增加“协商点”,理顺了政党、政府、市场、社会等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切实增强了社会治理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西方一些国家试图通过制度设计达成“权力制衡”目标,但忽视了资本之“恶”,一旦资本与主权脱钩,大部分财富流向极少数人手中,普通人能够分享的很少。这是西方一些国家收入差异加大、社会分化加深的主要根源。西方民主“短视化”、政党“碎片化”和“金钱政治”甚嚣尘上,选举中各党派为了自己的候选人能够胜出,不惜花费重金进行选举策划、包装、运作,民主形式大于内容。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确保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能够真正从人民长远利益和国家总体利益出发考虑问题,这是人民获得感不断增强的关键。

西方一些国家尤其是奉行新自由主义的执政者,主张政府退出对经济、社会的干预,回归“守夜人”角色。中国治理则认为国家权力能够创造权威、秩序与活力,使社会治理具有一定的预设性,确保社会稳定。在我们的国家治理体系下,国家能够较好地回应社会诉求,允许并引导社会力量发挥更大作用,国家与社会在应对社会问题、履行公共职能方面形成了良性互动关系。

中国共产党协调各方的领导制度体系,把党的领导落实到了国家治理各领域各方面各环节。中国共产党通过与时俱进的理论创新和理论武装,保证全党在思想上团结统一,使全体党员、中央机构、基层组织共同构成有机整体,使党具备强大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党与国家机构、社会组织之间建立起了紧密联系,从国家层面一直延伸至企业、社区和自然村,推动各方力量充分整合在党的领导下,共同推进着社会治理有效运转。

然而现在仍有少数人缺乏制度自信,迷信西方的制度,看不到或不愿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对此,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地告诫全党,我们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确立符合国情的政治制度,决不照搬西方的制度。不可否认,西方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是人类社会生产力的领先者,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彰显的显著优势,必将更好地教育人民、激励人民增强“四个自信”,也必将让少数西方制度的迷信者自醒。

(作者单位:河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海岸教育网》2020年12月10日第5版

退出